弱龄寄事外,委怀在琴书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  2014-04-09 18:28

出自东晋诗人的《始作镇军从军经曲阿作》

弱龄寄事外,委怀在琴书。
被褐欣得意,屡空常晏如。
时来苟冥会,宛辔憩通衢。
投策命晨装,暂与园田疏。
眇眇孤舟逝,绵绵归思纡。
我行岂不遥,登降千里余。
目倦川途异,心念山泽居。
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
真想初在襟,谁谓形迹拘。
聊且凭化迁,终返班生庐。

赏析
公元404年(晋安帝元兴三年),已四十岁了,为生活所迫,出任镇军将军刘裕的参军,赴京口(今江苏镇江)上任。往昔的生活阅历使他对官场的黑暗已经有了十分深切的懂得,口腹自役,这与作者的天性又心心相印,行经曲阿(今江苏丹阳)时,他写下了这首,诉说心坎的抵触和苦闷。

陶诗总的特色是亲热、平易。其述志诸作多如友人相聚,一杯在手,话语便从肺腑间做作流出。初看似略不经意,细读却深有文理。这首诗便恰是如此。

全诗可分四段。首四句为第一段,自叙年青时恬淡矜持之志。作者谈到自己从小就对世俗事务毫无兴致,只在弹琴读书中消磨时光。虽然生活穷苦,却也悠然自得。此话果然。作者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己“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陶徵士诔》也说他“弱不好弄,长实素心”。然而,又不完整如此。由于作者在《杂诗》之五中说过“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这样的话,可见他原来曾经有过大济天下苍生的雄伟抱负。作者之隐居躬耕,除了个性的起因外,更重要的是因为受“闾阎懈廉退之节,市朝驱易进之心”、“密网裁而鱼骇,宏罗制而鸟惊”的污浊而黑暗的现实之所迫。那么,作者这里开门见山,先讲自己年轻时的生活志趣是什么意思呢?应当说,一个人对昔日美妙事物的追忆,经常就是对事实处境不满的一种波折反映。作者强调自己年青时寄身事外、委怀琴书的生活,实际就表白了他对今天自觉自愿出仕的自我谴责,对行将到来的周旋磬折、文案劳形的仕宦生活的厌恶。

固然作者讨厌仕宦生涯,然而他又以道家随运顺化的态度来看待本人无可奈何的出仕,把它看作是一种命运的部署。既然如此,那就毋庸与运气抗争,尽能够安心从政,把它当作人成长途上的一次休息好了。第二段“时来苟冥会,宛辔憩通衙”等四句对自己的出仕之由就作了这样的说明。然而,通衢大道究竟不能久泊车马,因而这休息就只能是小憩罢了,与园田的分辨也就只能是临时的。作者正是抱着这样的态度跟盘算,坦然应征出仕了。

从“眇眇孤舟逝”至“临水愧游鱼”八句为第三段,叙作者旅途所感。抱着随顺自然,不与时忤的主旨和暂仕即归的打算登上小舟,从安闲、安静、和平的山村驶向充斥了险恶风波的仕途,刚出发心情兴许还比拟安静,但跟着行程渐远,归思也就渐浓。行至曲阿,计程已千里有余,这时诗人的思归之情到达了极点。初动身时的豁达态度已为浓厚的后悔情绪所替换。他甚至看见飞鸟、游鱼亦心存愧怍,认为它们能各任其意,无拘无束地在天空飞翔、在长河中游泳,自己却有违本性,踏上仕途,使自己的心灵和举动都受到了无形的约束。“目倦川途异”四句深入地抒发了诗人内心对此行的厌倦和自责情绪。

最后四句为第四段,叙作者今后破身行事的打算:随运顺化,终返田园。这一段可看作全诗的总结。“真想初在襟”之“真想”,就是第一段中寄怀琴书,不与世事之想;“谁谓形迹拘”之“形迹”,就是现在为宦之形,出仕之迹。作者从旅途的愧悔心境中悟出仕宦实非自己本性所愿,也悟出自己愿过隐居恬澹生活的本性并未损失,既然如此,按道家“养志者忘形”(《庄子?让王》)的实践,那么形迹就可以不拘。在宦在田,都无所谓。这与作者在《乙巳岁三月为建威参军使都经钱溪》诗中所说“一形似有制,素襟不可易”,意思大体相近。但是,作者的懊悔和自责,就是阐明他已经感到自己“心为形役”了,为什么还要说“谁谓形迹拘”呢?作者这里是安慰自己:我不为形迹所拘;是激励自己:我不会为形迹所拘!从表面上看来名正言顺的反诘,实在是作者为了求得心理均衡、为了从后悔情感中摆脱出来而对自我的从新确定。“聊且凭化迁,终返班生庐”二句,前一句是作者对目前处境的对策,后一句是作者对今后出处的打算:权且顺着天然的变化,随遇而安吧,但是,我终极肯定要返回田园的。(“班生庐”典出《幽通赋》“里上仁之所庐”,指仁者、隐者所居之处)后二句出于本性,是作者的实在思想和信心,也是全诗的中情意旨所在;前一句则出于理智,是作者依据道家思惟所制订的处世准则,在名义开朗的自我抚慰中模糊吐露出无可奈何的悲痛。这短短四句话所表现的作者的思维情感,实是十分丰硕,回味无穷的。

由以上浅显的剖析,读者不丢脸出这首诗档次十分清楚,流露自己赴任途中的内心感触和心理变更,既坦白,又细腻蕴藉,确是作者精心结撰的佳作。这可算是此诗的一个主要特点。

陶诗的遣词造句,常于平庸中见精采。粗读一过,不见离奇;细细咀嚼,则颇有深意。如“时来苟冥会”一句,写作者在应征入仕这样一种“时运”到来之际,既不趋前迎接,亦不有意躲避,而是放任自流交会。一个“会”字,非常传神地表示了作者委运乘化,不喜不惧的道家人生立场。又如“目倦川途异”一句,一本“异”作“永”,依笔者拙见,“异”字远胜于“永”字。从浔阳至曲阿,沿途既有长江大川,亦有清溪小流,既有飞峙江边的匡庐,亦有婉蜒盘曲的钟山,堪称琳琅满目。一个“异”字便涵盖了江南的山水之胜。然而面对如斯美景,热爱大天然的诗人却觉得“目倦”,使人奇异。对风物之“目倦”,实际正反应了作者对出仕之“心倦”。“倦”、“异”二字,含意何等丰盛。其余如“宛辔憩通衢”之“憩”字,“暂与园田疏”之“暂”字等,也都是传神阿堵。

上一篇:读书
下一篇: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须读五车书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弱龄寄事外,委怀在琴书_全诗赏析】相关文章
【弱龄寄事外,委怀在琴书_全诗赏析】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