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  2014-04-09 18:26

出自盛唐诗人的《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

纨绔不饿逝世,儒冠多误身。

丈人试静听,贱子请具陈。

甫昔少年日,早充观国宾。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赋料敌,看子建亲。

李邕求识面,愿卜邻。

自谓颇挺出,破登要路津。

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

此意竟萧条,行歌非隐沦。

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

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

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主上顷见征,?然欲求伸。

青冥却垂翅,蹭蹬无纵鳞。

甚愧丈人厚,甚知丈人真。

每于百僚上,猥颂佳句新。

窃效贡公喜,难甘原宪贫。

焉能心怏怏,只是走??。

今欲东入海,行将西去秦。

尚怜终南山,回想清渭滨。

常拟报一饭,况怀辞大臣。

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

赏析
在困守长安十年时期所写下的求人征引的诗篇中,要数这一首是最好的了。这类社交性的诗,带有显明的急功求利的打算。凡人写来,不是曲意谄谀对方,就是有意贬斥本人,轻易露出曲意逢迎、昂首乞怜的寒酸相。杜甫在这首诗中却能做到不卑不亢,直抒胸臆,吐出长期郁积下来的对封建统治者压抑人材的悲愤不平。这是他超越常人之处。

公元748年(唐玄宗天宝七载),韦济任尚书左丞前后,杜甫曾赠过他两首诗,盼望得到他的选拔。韦济固然很赏识杜甫的诗才,却没能赐与实际的辅助,因此杜甫又写了这首“二十二韵”,表现假如切实找不到前途,就信心要分开长安,退隐江海。杜甫自二十四岁在洛阳应进士试落选,到写诗的时候已有十三年了。特殊是到长安追求功名也已三年,成果却是处处碰壁,素志难伸。青年时期的豪情,早已化为一腔怨言愤激,不得已在韦济眼前发泄出来。

诗人重要运用了对比和顿挫崎岖的表现伎俩,将胸中郁结的情思,抒写得如泣如诉,逼真动听。这首诗应当说是体现杜诗“沉郁顿挫”作风的最早的一篇。

诗中比较有两种情形,一是以别人和自己对比;一是以自己的今昔对比。先说以他人和自己对照。开真个“纨?不饿死,儒冠多误身”,把诗人强烈的不平之鸣,象江河决口那样忽然喷发出来,真有劈空而起,锐不可当之势。在诗人所处的时期,那些纨?后辈,真才实学,一个个过着大腹便便、踌躇满志的生涯;他们精力充实,本是世上过剩的人,偏又不会饿死。而象杜甫那样正派的读书人,却大多空怀壮志,始终挣扎在饿死的边沿,眼看误尽了事业跟前途。这两句诗,单刀直入,赫然揭示了全篇的宗旨,有力地概括了封建社会贤愚颠倒的黑暗现实。

从全诗描写的重点来看,写“纨?”的“不饿死”,主要是为了对比凸起“儒冠”的“多误身”,轻写别人是为了重写自己。所以接下去诗人对韦济坦露襟怀胸襟时,便撇开“纨?”,牢牢捉住自己在寻求“儒冠”事业中今昔截然不同的苦乐变更,再一次运用对比,以浓彩重墨抒写了自己少年得意蒙荣、眼下误身受辱的无限感叹。这第二个对比,诗人足足用了二十四句,真是大起大落,酣畅淋漓。从“甫昔少年日”到“再使风气淳”十二句,是写自得蒙荣。诗人用铺叙追忆的手段,先容了自己早年出众的才学和弘远的抱负。少年杜甫很早就在洛阳一带见过大世面。他博学高深,下笔有神。作赋自认可与扬雄匹敌,咏诗眼看就与相亲。头角乍露,就赢得当代文坛首领李邕、诗人王翰的赏识。凭着这样出色挺秀的才干,他无邪地以为求个功名,登上仕途,还不是轻而易举。到那时就可实现梦寐以求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幻想了。诗人信笔写来,昂首阔步,英姿飒爽,大有迟疑满志、睥睨一切的气势。写这一些,当然也是为了让韦济懂得自己的为人,但更主要的仍是要突出自己眼下的误身受辱。从“此意竟萧条”到“蹭蹬无纵鳞”,又用十二句写误身受辱,与前面的十二句构成强烈的对比。现实是残暴的,“要路津”早已被“纨?”占尽,主观欲望和客观实际的抵触无情地嘲弄着诗人。看一下诗人在繁荣京城的旅客生活吧:多少年来,诗人常常骑着一条瘦驴,奔走颠踬在闹市的大巷冷巷。早上敲打豪富人家的大门,受尽纨?子弟的白眼;晚上尾随着朱紫肥马扬起的尘土郁郁归来。成年累月就在显贵们的残杯冷炙中讨生活。未几前诗人又加入了朝廷主持的一次特试,谁料这场测验竟是奸相李林甫谋划的一个忌才的大圈套,在“野无遗贤”的遁辞下,诗人和其余应试的士子全都落选了。这对诗人是一个繁重的打击,就象刚飞向蓝天的大鹏又垂下了双翅,也象漫游于远洋的鲸鲵一下子又失去了自在。诗人的误身受辱、苦楚可怜也就到达了顶点。

这一大段的对比描述,迤逦开展,如同一个人步步登高,开端确是满目春景,兴高采烈,那曾想会从高峰失足,如深谷坠石,一泻千里,从而使后半篇完整覆盖在一片悲愤惘然的气氛中。诗人越是把自己的少年得意写得红炽热闹,越能烘托出面前儒冠误身的凄凉悲凉,这大略是诗人要着力运用对比的苦心所在吧!

从“甚愧丈人厚”到诗的终篇,写诗人对韦济的感谢、冀望落空、决心离去而又依依不舍的矛盾庞杂心境。这样丰盛错杂的思惟内容,必定请求诗人另外采取顿挫曲折的笔法来表现,才干收到“其入人也深”的艺术后果。在崎岖的人生途径上,诗人再也不能忍耐像孔子学生原宪那样的贫苦了。他为韦济当上了尚书左丞而暗自愉快,就像汉代贡禹听到挚友王吉升了官而弹冠相庆。诗人非常愿望韦济能对自己有更实际的赞助,但现实已经证实这样的希望是不可能实现了。诗人只能强迫自己不要那样愤愤不平,快要离去了结仍不免在那里顾瞻俳徊。辞阙远游,退隐江海之上,这在诗人是不情愿的,也是不得已的。他对自己曾寄以生机的帝京,对曾有“一饭之恩”的韦济,是那样流连忘返,难以忘记。然而,又没有措施。最后只能断然引退,像白鸥那样飘飘远逝在万里波澜之间。这一段,诗人写自己由盼转愤、欲去不忍、一步三回首的矛盾心理,真是弯曲纵情,丝丝入扣,和前面动人的对比相结合,充足体现出杜诗“思深意曲,极鸣悲慨”(方东树《昭昧詹言》)的艺术特点。

“白鸥没浩大,万里谁能驯!”从构造部署上看,这个结尾是从百转千回中逼出来的,宛若奇峰崛起,末势愈壮。它将诗人高洁的情操、广阔的襟怀、坚强的性情,表示得辞气喷薄,跃然纸上。正如浦起龙指出的“一结高绝”(见《读杜心解》)。董养性也说:“篇中……词气磊落,渺视宇宙,可见公虽困踬之中,英锋俊彩,未尝少挫也。”(转引自仇兆鳌《杜诗详注》)吟咏这样的曲终高奏,诗人青年时代的豪气激情,会从新在读者心头激荡。诗人禁受着尘世的锤炼,不向封建社会残酷的分歧理事实屈从,显示出一种碧海展翅的冲击力,从而把全诗的思维性升华到一个新的高度。

全诗不仅胜利地应用了对比和抑扬波折的笔法,而且语言纯朴中见锻炼,含蕴深广。如“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道尽了世态炎凉和诗人精神上的创伤。一个“潜”字,表现悲辛的无所不在,堪称悲沁骨髓,比用一个寻常的“是”或“有”字,就精致活泼得多倍。句式上的特色是骈散联合,以散为主,因而既有整洁对衬之美,又有纵横飞动之妙。所以这所有,都足证诗人功力的深沉,也预示着诗人更趋成熟的长篇巨制,跟着时代的巨变和生活的空虚,必将辉耀于中古的诗坛。

【相关产品推荐】
记不住、想不起,怎么改善记忆效果
看的慢、看不懂,如何提升阅读效率
投资小、见效快,学习能力培训加盟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_全诗赏析】相关文章
上一篇: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_全诗赏析
下一篇:书中有女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_全诗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