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周邦彦《过秦楼》全词翻译

逍遥右脑  2017-04-29 10:03

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译文] 我和她悠闲地倚着井栏,她嬉笑着扑打飞来飞去的流萤,弄坏了罗扇。
[出自] 北宋 周邦彦 《过秦楼·水浴清蟾》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注释:
清蟾:明月。
  更箭:计时的铜壶滴中标有时间刻度的浮尺。
  梅风:梅子成熟季节的风。
  虹雨:初夏时节的雨。
  舞红:指落花。
  才减江淹:相传江淹少时梦人授五色笔而文思大进,而后梦郭璞取其笔,才思竭尽。即后世所称“江郎才尽”。
   情伤荀倩:荀粲,字奉倩。其妻曹氏亡,荀叹曰:“佳人难再得!”不哭而神伤,未几亦亡。

译文:
圆圆的明月,倒映在清澈的池塘里,像是在尽情沐浴。树叶在风中簌簌作响,街巷中车马不再喧闹。我和她悠闲地倚着井栏,她嬉笑着扑打飞来飞去的流萤,弄坏了轻罗画扇。夜已深,人已静,我久久地凭栏凝思,往昔的欢聚,如今的孤伶,更使我愁思绵绵,不想回房,也难以成眠,直站到更漏将残。可叹青春年华,转眼即逝,如今你我天各一方相距千里,不说音信稀少,连梦也难做!
  听说她相思恹恹,害怕玉梳将鬓发拢得稀散,面容消瘦而不照金镜,渐渐地懒于赶时髦梳妆打扮。眼前正是梅雨季节,潮风湿雨,青苔滋生,满架迎风摇动的蔷薇已由盛开时的艳红夺目,变得零落凋残。有谁会相信百无聊赖的我,像才尽的江淹,无心写诗赋词,又像是伤情的荀倩,哀伤不已,这一切都是由于对你热切的思念!举目望长空,只见银河茫茫,还有几颗稀疏的星星,点点闪闪。

【译文二】
明月光华似水,风吹树叶簌簌作响,街巷中已听不到马嘶声。记得我曾悠闲地斜倚井栏,看她嬉笑着扑打流萤,弄破了手中的丝绢画扇。夜深人静我还久久凭栏,愁思缕缕不想回房休息,直站到夜漏更残。可叹岁月转瞬即逝,如今她远在千里之外,幽梦难寻音书遥远。
听说如今她怕玉梳损伤鬓发,怕镜子照见衰颜,已经懒于做时新的装扮。黄梅天地面泥泞,细雨中青苔猛长,一架花全都凋残。谁能相信我会为你憔悴,像那才尽的江淹、痴情的荀奉倩。百无聊赖我只好在银河影下,凝望天上的繁星万点。

【赏析】
本篇为怀人相思之词。
词的上半部分写抚今追昔之慨。这一部分分两层,一层忆旧,一层伤今。忆旧的部分词人回想自己与佳人共度的美好时光,按由景到人、由远到近、由外到内的顺序,逐层深入。夜深人静的晚上,佳人玉手纤纤,执扇扑萤,妩媚的神情似乎仍在眼前。“人静”以下,笔锋顿转。还是那样月明人静的夜晚,但佳人不再,只剩下自己形单影只,为相思所苦。这三句以“叹”字领起,颇有一股沉郁之气。
词的下半部分写相思离恨。开始几句转换视角,设想别后女子的境况,她容颜憔悴,住处风雨催花,这几句以“空见说”总领。接下来写自己的相思之苦,连用三事喻言。收尾一句“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落于景语,化实为虚,含蓄蕴藉。
本词上下两片,今昔对比;写两地情怀,相辅相成,章法谨严。全篇时空轮转,虚虚实实,意象纷繁,灵动多姿,全以一股深沉的情思驾驭,颇能令人动容。

赏析二:
此词通过现实、回忆、推测和憧憬等各种意意象的组合,抚今追昔,瞻念未来,浮想联翩,伤离痛别,极其感慨。词中忽景忽情,忽今忽昔,景未隐而情已生,情未逝而景又迁,最后情推出而景深入,给读者以无尽的审美愉悦。
  上片“人静夜久凭栏,愁不归眠,立残更箭”是全词的关键。这三句勾勒极妙,其上写现的句词,经此勾勒,变成了忆旧。一个夏天的晚上,词人独倚阑干,凭高念远,离绪万端,难以归睡。由黄昏而至深夜,由深夜而至天将晓,耳听更鼓将歇,但他依旧倚栏望着,想着离别已久的情人。他慨叹着韶华易逝,人各一天,不要说音信稀少,就是梦也难做啊!
  他眼前浮现出去年夏天屋前场地上“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情景。黄昏之中,墙外的车马来往喧闹之声开始平息下来。天上的月儿投入墙内小溪中,仿佛水底沐浴荡漾。而树叶被风吹动,发出了带着凉意的声响。这是一个多么美丽、幽静而富有诗情的夜晚。她井栏边,“笑扑流萤”,把手中的“画罗轻扇”都触破了。这个充满生活情趣的细节写活了当日的欢爱生活。
  下片写两地相思。“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是词人所闻有关她对自己的思念之情。由于苦思苦念的折磨,鬓发渐少,容颜消瘦,持玉梳而怯发稀,对菱花而伤憔翠,“欲妆临镜慵”,活画出她别后生理上、心理上的变化。“渐”字、“趁时”二字写出了时间推移的过程。接着“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三句则由人事转向景物,叙眼前所见。梅雨季节,阴多晴少,地上潮湿,庭院中青苔滋生,这不仅由于风风雨雨,也由于人迹罕至。一架蔷薇,已由盛开时的鲜红夺目变得飘零憔悴了。这样,既写了季节的变迁,也兼写了他心理的消黯,景中寓情,刻画至深。“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这是词人对伊人的思念。先用“无聊”二字概括,而着重处尤“为伊”二字,因相思的痛苦,自己象江淹那样才华减退,因相思的折磨,自己象荀粲那样不言神伤。双方的相思,如此深挚,以至于他恨不能身生双翅,飞到她身旁,去安慰她,怜惜她。可是不能,所以说“空见说”。“谁信”二字则反映词人灵魂深处曲折细微的地方,把两人相思之苦进一步深化了。这些地方表现了周词的沉郁顿挫,笔力劲健。歇拍“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以见明河侵晓星稀,表出词人凭栏至晓,通宵未睡作结。通观全篇,是写词人“夜久凭栏”的思想感情的活动过程。前片“人静”三句,至此再得到照应。银河星点,加强了念旧伤今的感情色彩;如此以来,上下片所有情事尽纳其中。
  这首词,上片由秋夜景物,人的外部行为而及内感情郁结,点出“年华一瞬,人今千里”的深沉意绪,下片承此意绪加以铺陈。全词虚实相生,今昔相迭,时空、意象的交错组接跌宕多姿,空灵飞动,愈勾勒愈浑厚,具有极强的艺术震撼力。
上一篇: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王安石《桂枝香》翻译及赏析
下一篇:“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意思及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周邦彦《过秦楼》全词翻译】相关文章
【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周邦彦《过秦楼》全词翻译】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