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  2014-04-09 19:29

出自唐代诗人的《吴楚东南坼》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

赏析
首联虚实交织,今昔对照,从而扩展了时空范畴。写早闻洞庭盛名,然而到幕年才实现目击名湖的欲望,名义看有初登岳阳楼之喜悦,实在意在抒发早年抱负至今未能实现之情。用“昔闻”为“今上”蓄势,归根结蒂是为描写洞庭湖酝酿氛围。

颔联是洞庭的浩瀚无边。洞庭湖坼吴楚、浮日夜,波浪掀天,浩茫无际,真不知此老胸中吞几云梦!这是写洞庭湖的佳句,被王士?赞为“雄跨今古”。写景如此壮阔,令人玩索不尽。

颈联写政治生涯崎岖,流浪天边,怀才不遇的心境。“亲朋无一字”,得不到精力跟物资方面的任何支援;“老病有孤舟”,从大历三年正月自夔州携带妻儿、乘舟出峡以来,既“老”且“病”,飘流湖湘,以舟为家,前程茫茫,何处安身,面对洞庭湖的汪洋浩淼,更加重了身世的孤危感。自叙如斯落寞,于境极闷极狭的渐变与对比中寓无穷情义。

尾联写眼望国家动荡不安,本人报国无门的哀伤。高低句之间留有空缺,惹人联想。开始“昔闻洞庭水”的“昔”,当然能够涵盖诗人在长安一带运动的十多年时间。而这,在空间上正可与“关山北”拍合。”“凭轩”与“今上”首尾响应。

首联叙事,颔联描述,颈联抒怀,尾联总结。通篇是“登岳阳楼”诗,却不局限于写“岳阳楼”与“洞庭水”。诗人屏弃面前风物的精微描绘,从大处着笔,吐纳天地,心系国度安危,悲壮凄凉,催人泪下。时光上抚今追昔,空间上包吴楚、越关山。其世身之悲,国家之忧,浩浩茫茫,与洞庭水势融会无间,构成沉雄悲壮、博大深远的意境。

这首诗意境宽阔雄伟,作风雄壮渊深,是诗中的五律名篇,前人称之为盛唐五律第一。从总体上看,山河的壮阔,与诗人胸怀的博大,在诗中互为表里。固然悲伤,却不低沉;虽然沉郁,却不压制。宋代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蔡绦《西清诗话》说:“洞庭天下壮观,自昔骚人墨客,题之者众矣,……然未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则洞庭空阔无际,景象雄张,如在目前。至读杜子美诗,则又不然。‘吴楚东南坼,乾坤昼夜浮’,不知少陵胸中吞多少云梦也。”

全诗纯用赋法,从头到尾都是叙述的笔调。以往一些学者以为诗用赋法,没有形象,不诗味。事实上,赋法是诗歌形象化的主要伎俩,其特色是不重视诗的语言和部分事物的形象化,而着力创造诗的总体意境。《登岳阳楼》恰是应用赋法发明艺术形象的典型。它所到达的艺术境界,已经使人不认为有艺术方式的存在,甚至不觉得有语言的存在,只感到诗人的思维情感撞击着心扉。

上一篇:桃花潭水深千尺,不迭汪伦送我情_全诗赏析
下一篇: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_全诗赏析】相关文章
【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_全诗赏析】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