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水深千尺,不迭汪伦送我情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  2014-04-09 19:28

出自唐代诗人的《赠汪伦》

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赏析
公元755年(唐玄宗天宝十四载),李白从秋浦(今安徽贵池)前往泾县(今属安徽)游桃花潭,当地人汪伦常酿美酒招待他。临走时,汪伦又来送行,李白作了这首留别。 诗的前半是叙事:先写要离去者,继写送行者,展现一幅告别的画面。起句“乘舟”表明是循水道;“将欲行”表明是在轻舟待发之时。这句使读者好像见到李白在正要离岸的划子上向人们离别的情景。

“忽闻岸上踏歌声”,接下来就写送行者。次句却不像首句那样直叙,而用了曲笔,只说闻声歌声。一群村人踏地为节奏,边走边唱前来送行了。这似出乎李白的预料,所以说“忽闻”而不用“遥闻”。这句诗虽说得比拟含蓄,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人已跃然纸上。汪伦的到来,确实是不期而至的。人未到而声先闻。这样的送别,侧面表现出李白和汪伦这两位朋友同是不拘俗礼、快乐自由的人。

诗的后半是抒怀。第三句遥接起句,进一步阐明放船地点在桃花潭。“深千尺”既刻画了潭的特点,又为结句预伏一笔。

桃花潭水是那样的精深,更触动了离人的情怀,难忘汪伦的蜜意厚意,水深情深自然地联系起来。结句迸出“不及汪伦送我情”,以比物伎俩形象性地表达了诚挚纯粹的密意。潭水已“深千尺”,那么汪伦送李白的情谊一定更深,此句耐人寻味。清很观赏这一句,他说:“若说汪伦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语。妙境只在一转换间。”(《别裁》)这里妙就妙在“不及”二字,好就好在不必比喻而采取比物手段,变无形的情谊为生动的形象,空灵而有余味,自然而又情真。诗人很打动,所以用“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两行诗来极力讴歌汪伦对诗人的敬佩和喜爱,也抒发了李白对汪伦的深挚情谊。

这首小诗,深为后人赞美,“桃花潭水”就成为后人抒写别情的常用语。因为这首诗,使桃花潭一带留下很多精美的传说和供旅游拜访的陈迹,如东岸题有“踏歌古岸”门额的踏歌岸阁,西岸彩虹罔石壁下的钓隐台等。

中国诗的传统主意含蓄含蓄。如宋代诗论家提出作诗四忌:“语忌直,意忌浅。脉忌露,味忌短。”清人施补华也说诗“忌直贵曲”。然而,李白这首诗的表现特色是:坦白,直露,绝少蕴藉。其“语直”,其“脉露”,而“意”不浅,味更浓,它“直”中含情,至真之情由性灵肺腑中流出,因此很有艺术沾染力。

另外,古人写诗,普通禁忌在诗中直呼姓名,认为无味。而这首诗从诗人直呼本人的姓名开端,又以称说对方的名字作结,反而显得真率,亲热而洒脱,很有情趣。

“净水出芙蓉,自然去雕饰。”后人爱用李白的话评估李白的诗,是很有见识的。李白即兴赋诗,下笔成章,显得绝不费劲。他感情奔放,直抒胸臆,无邪自然,全无矫饰,而有一种不期而然之妙。“看似寻常最奇崛”,正所谓残暴之极,归于平庸,这种工夫是极不易学到的。这首《赠汪伦》就集中体现了李白这种天然高妙的诗风。明代唐汝询在《唐诗解》中说:“伦,一村人耳,何亲于白?既酿酒以候之,复临行以祖(饯别)之,情固超俗矣。太白于景切情真处,信手拈出,所以调绝千古。”白“斗酒诗百篇”,毕生爱好旅行名山大川。据清代《随园诗话补遗》记录:有一位素不相识的汪伦,写信给李白,邀请他去泾县游览,信上热忱弥漫地写道:“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李白怅然而往。汪伦是泾县的豪士,为人热情好客,倜傥不羁。于是李白问桃园酒家在什么处所,汪伦答复说:“桃花者,潭水名也,并无桃花;万家者,店主人姓万也,并无万家酒店。”引得李白大笑。留数日离去,临行时,写下上面这首诗赠别。 这首诗写的是汪伦来为李白送行的情景。诗人很激动,所以用“桃花潭水深千尺,不迭汪伦送我情”两行诗来竭力夸奖汪伦对诗人的敬仰跟爱好,也表白了李白对汪伦的深沉情谊。 前两句叙事。“李白乘舟将欲行”,是说诗人就要乘船分开桃花潭了。那种语言不假考虑,顺口流出,表示出乘兴而来、兴尽而返的洒脱情态。“忽闻岸上踏歌声”,“忽闻”二字表明,汪伦的到来,确切是不期而至的。人未到而声先闻,从那热情开朗的歌声,李白就料到必定是汪伦赶来送行了。这样的送别,侧面表现出李白和汪伦这两位友人同是不拘俗礼、快活自在的人。在山村僻野,原来就不上层社会送旧迎新那套繁琐礼仪,从诗中剖析,李白走时,汪伦不在家中。当汪伦回来得悉李白走了,即时携着酒赶到渡头饯别。不辞而别的李白潇洒不羁,不讲客套;踏歌欢迎的汪伦,也是豪放热情,不作儿女沾巾之态。短短十四字就写出两人乐天派的性情和他们之间不拘形迹的友情。 因为桃花潭就在邻近,于是诗人信手拈来,用桃花潭的水深与汪伦对他的情深作对照。“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两句,清代沈德潜评价说:“若说汪伦之情比于潭水千尺,便是凡语。妙境只在一转换间。”(《唐诗别裁》)这两句妙就妙在“不及”二字将两件不相关的事物接洽在一起,有了“深千尺”的桃花潭水作参照物,就把无形的情义化为有形,既形象活泼,又回味无穷。潭水已“深千尺”了,那么汪伦的情谊之深,读者也可想而知了。诗人联合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这两句诗也如脱口而出,感情真率做作。用水流之深比方人的情感之深,是诗家常用的写法,假如诗人说,汪伦的友谊真像潭水那样深,也是能够的,但显得个别化,还有一点刻意雕刻的滋味。而诗中的写法,似乎两个友人船边饯别,一个“劝君更尽一杯酒”,一个“一杯一杯复一杯”。口头语,眼远景,有一种天真天然之趣,隐隐使读者看到大诗人豪迈不羁的个性。

上一篇: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_全诗赏析
下一篇: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迭汪伦送我情_全诗赏析】相关文章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迭汪伦送我情_全诗赏析】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