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望烟云不止境,大江东去水悠悠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  2014-04-09 06:39

出自南宋诗人的《潮州歌?其六》

北望烟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
夕阳一片寒鸦外,目断东西四百州。

赏析
人与被俘人众怀着凄恻的心境被押往北方,途中寸步难行,却撤退不得。举目北望,哪里是个尽头?眼中所见再也不是熟习的故国风物,头顶天空再也不是故国的天空。“不尽头”,是指北国的云天苍莽洋溢,神秘莫测,这艰巨的行程不止境。这三个字流露出诗人前途未卜、追怀故国、难舍难休的心态。第一句就以沉缓怅惘的语气奠定了全诗缠绵惆怅、凄神哀肠的情感基调。

第二句写大江东流的壮阔之景。面对浩瀚之物,人们往往觉得宇宙时空巨大永恒,人生微小短暂,既而或看破红尘,游戏人生,或情动于中,踊跃奋进。诗人正处此境,面对这永不停歇的江水,感慨万千。“水悠悠”仿佛说诗人的苦楚永无断绝,象悠悠的东流水一样。孔子指着江水说“逝者如此夫”。时间如流水一去不复返,而诗人心中的亡国之思随时光的推移不是一去不返而是像江水那样滔滔不停永无尽期。江水悠悠,心潮起伏,诗人或者也想到人间更迭,人生荣辱之变,但最为刻骨铭心的却是故国之思,是对国是变迁的沉痛追怀。故国旧事是否如流水逝了?时光之水是否真能冲洗掉心头的哀伤愁绪?诗人以“大江东去水悠悠”的壮阔之景烘托心中难耐的孤凄无助、恍然如梦的思路,转达出哀怨、惆怅、悲凉的心情。

“夕阳一片寒鸦外”,化用的词:“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因恰是眼中所见,真情实景,便天然无痕,不觉僵硬。画面很简略,夕阳渐沉,暮色苍茫,寒鸦归巢。但那种孤寂清冷、悲凉凄恻的情感却深刻人心。这动听心弦的画面与前两句所述是统一双忧郁眼睛所见,同样都折射出诗人心中的痛楚,正所谓“所有景语皆情语”。

“目断货色四百州”,读至此处,咱们好像听到了一声喟然长叹。环视四野,高天长云,大江东流,夕阳寒鸦,暮色暝暝,故国神州何处?我身何处?“目断”是思而望,望而不见。从诗的第一句起,诗人就开端了寻找,东西南北望断,只落得心中一声无奈的叹气。“四百州”阐明了魂牵梦绕的故国曾经是地大物博、国强民盛,而今再也寻不见了。国势衰微至此,连天子都成了敌人的俘虏,想想真是泪眼望穿,愁肠寸断。

这首诗作者以大工笔的伎俩展现了一个动态画面,叙述了北行途中寻望故国而不见的进程。语言简练明了,感情哀怨凄迷。诗人用迷茫的白云、悠悠的江水、凄幽静寒的夕阳来衬托凄恻凄凉、感叹惆怅的庞杂情怀,抒发本人留恋祖国的蜜意跟亡国失家的悲伤无奈。读后我们恍如能看到他那缓缓四顾的身影,他那愁闷渴念的眼光,听到他那扫兴无奈的叹息。他曾有诗“书生空有泪千行”,说的就是这种心情,他只能低吟亡国之音,寄托“亡国之苦,去国之戚”。李钰的《湖山类稿跋》评诗:“开元、天宝之事,纪于草堂,后人以诗史目之。水云之诗亦宋亡之诗史也。”从此诗可见一斑。

上一篇:杨柳青青江程度,闻郎江上踏歌声_全诗赏析
下一篇: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北望烟云不止境,大江东去水悠悠_全诗赏析】相关文章
【北望烟云不止境,大江东去水悠悠_全诗赏析】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