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  2014-04-09 05:26

出自宋代诗人的《绝句》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
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次开?

赏析
这首讲的是这样一种生涯感触:合口味的好书,读起来饶有兴趣,颇感惬意,但往往很快就读完了,掩卷之际,令人欣然。对性格的朋友,谈起话来很投契,十分渴望这样的知心友人多多前来与之交谈,但偏偏不见踪迹,久盼之后,令人扫兴。世界上的事件每每是这样,盼望跟事实老是产生抵触,不如意者十居八九,一个人毕生中是很难碰到几回真正轻松偷快、开怀大笑的好时间。

作于同年的另一首诗《寄黄充》说:“俗子推不去,可人费召唤。世事每如此,我生亦何娱?”两首诗所表白的感想是雷同的。作者之所以会有这种感受,和当时作者的生活阅历有亲密关联。1099年(宋哲宗元符二年),诗人困居徐州,生计维艰,只管“人不堪其贫”,作者却漫不经心,仍然“左右图书,日以探讨为务,盖其志专欲以文大名后代也”(魏衍《彭城陈先生集记》)。诗人以苦吟著称。只有读过万卷书的人,才干如斯精炼正确地捕获到读书人读快书、又意恐读完的独特心理状况,“书当快意读易尽”是作者读书亲自休会的概括,也是他孤单寂寞、唯有书伴的惆怅心境的吐露。当时诗人的知心朋友尽在远方,被逐斥戎州(今四川宜宾),被贬谪海外,音信难通;魏衍自徐州移沛州,任职宣州,皆无从相见。而诗人一口吻将一本好书读完之后,非常希望能同这些朋友一起交换读书所得、讨论作诗的甘苦。他思友心切,整日恍惚若有所失,因而发出了“客有可人期不来”的感慨。怅然、绝望之余,诗人又转以旷达,试图自我抚慰:世界上的事情每每和主观欲望相违反,人生原来就难得有舒服高兴之时,何必自寻懊恼呢?钱钟书《宋诗选注》说:“只有陈师道不是一味把成语古句东拆西补或者过火把字句简缩的时侯,他能够写出极朴挚的诗来。”这首从作者本人的亲自生活经历和感触中概括提炼出来的诗,正好用“朴挚”来阐明其作风特色。

宋人爱用诗来说理。诗人多以沉着的立场来体察客观事物,擅长把带哲感性的意识写入诗中,显得高深,富有理趣。这首诗同苏轼《题西林壁》、《观书有感》等喜闻乐见的理趣诗的上品比拟,虽略逊一筹,但还是一首好诗。诗中所讲的情理来自于作者对生活的切身感受,所以读来并无枯涩之感。吴曾以为,这是陈师道的“自得诗也”(《能改斋漫录》),评估是中肯的。

上一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高低而求索_全诗赏析
下一篇: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_全诗赏析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_全诗赏析】相关文章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_全诗赏析】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