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陆机《寒蝉赋》

逍遥右脑  2017-01-13 18:35

晋·陆机《寒蝉赋》 来源:丁文龙 原文:  昔人称鸡有五德,而作者赋焉。至于寒蝉,才齐其美,独未之思,而莫斯述。
  夫头上有?,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常,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取其容也。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且攀木寒鸣,贫士所叹,余昔侨处,切有感焉,兴赋云尔。
  伊寒蝉之感运,迓嘉时以游征。含二仪之和气,禀乾元之清灵。体贞粹之淑质,吐□争□营之哀声。希庆云以优游,遁太阴以自宁。
  于是灵丘幽峻,长林参差。爰蝉集止,轻羽涉池。清澈微激,德音孔嘉。承南风以轩景,附高松之二华。黍稷惟馨而匪享,竦身希阳乎灵和。唳乎其音,翩乎其翔。容丽蜩螗,声美宫商。飘如飞焱之遗惊风,眇如轻云之丽太阳。华灵凤之羽仪,睹皇都乎上京。跨天路于万里,岂苍蝇之寻常?
  尔乃振修?以表首,舒轻翅以迅翰。挹朝华之坠露,含烟カ以夕飧。望北林以鸾飞,集つ木而龙蟠。彰渊信于严时,禀清诚乎自然。翩眇微妙,绵蛮其形。翔林附木,一枝不盈。岂黄鸟之敢希?唯鸿毛其犹轻。凭绿叶之馀光,哀秋华之方零。思凤居以翘竦,仰伫立而哀鸣。
  若夫岁聿云暮,上天其凉。感运悲声,贫士含伤。或歌我行永久,或哀之子无裳。原思叹于蓬室,孤竹吟于首阳。不衔草以秽身,不勤身以营巢。志高于鸣鸠,节妙乎鸱?。附枯枝以永处,倚峻林之迥条。惟雨雪之霏霏,哀北风之飘飚。既乃雕以金采,图我嘉容。珍景曜烂,□晔华丰。奇侔黼黻,艳比衮龙。清和明洁,群动希踪。
  尔乃缀以玄冕,增成首饰。缨蕤翩纷,九流容翼。映华虫于朱衮,表馨香乎明德。于是公侯常伯,乃身披紫黻,手执龙渊。俯鸣佩玉,仰抚貂蝉。于黄庐之多士,光帝皇之待人。腾仪像于云闼,望景曜乎通天。迈休声之五德,岂鸣鸡之独珍?聊振思于翰藻,阐令问以长存。
  于是贫居之士,喟尔相与而俱叹曰:寒蝉哀鸣,其声也悲。四时云暮,临河徘徊。感北门之忧殷,叹卒岁之无衣。望泰清之巍峨,思希光而无阶。简嘉踪于皇心,冠神景乎紫微。咏清风以慷慨,发哀歌以慰怀。  (本集,又《艺文类聚》九十七,《初学记》三十,《御览》九百四十四)
上一篇:唐朝湛贲《日五色赋》
下一篇:浦松林 聊斋席方平、二郎判词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晋?陆机《寒蝉赋》】相关文章
【晋?陆机《寒蝉赋》】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