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情叫两败俱输

       part  1 。
 
        苏凉拉着行李箱走出出站口的第一眼便看到了周黎明。人群里的周黎明格外显眼,一片璀璨的耳钉明晃晃的挂在他的左耳。他双手插兜,不安分的东张西望。她看见周黎明平日精心打理的头发被风吹的失了型。
 
        周黎明透过攒动的人头望见她,一路向她跑来。他伸手去接苏凉的行李,苏凉不着痕迹的连连躲闪。他愣了下,柔声说,乖。苏凉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他再次伸手去拿行李,苏凉忽然尖叫起来,走开!周围的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甚至有工作人员也来询问情况。周黎明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苏凉噙着满眼的泪水对工作人员说,我不认识他,他为什么抢我的行李。周黎明尴尬的解释着。工作人员警惕的看了一眼周黎明,将苏凉送上一辆的士后才安心离去。
 
        苏凉上车的时候回头对周黎明笑了一下,她看见周黎明眼中猝然涌现的哀伤,心中升腾起阵阵快意。她透过玻璃窗似乎看见周黎明孤单的身影在寒风中颤抖。这卑微的身影,全然不是当年那个剑拔弩张的小子。苏凉脑中蓦地闪现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十岁的苏凉一开门就看见了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周黎明。那时,十三岁的周黎明就已经有这一排耳洞了。苏凉仰着脖子盯着他马蜂窝般的耳朵一动不动。拿着,我爸让我送来的。周黎明冷峻的嘴角轻轻牵扯,苏凉将视线移到他手上一大碗煮花生上。周黎明皱了皱眉,不耐烦的抓起苏凉的手,欲将碗放在苏凉手上。苏凉挣扎着将手抽出,周黎明的眼睛里立刻蹿出一簇火焰。他不服气的再次抓起苏凉的手,推搡中碗掉落在地。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楼道里如巨雷般炸开,一个中年男人闻声而来。男人不满的看了一眼周黎明,让你送个东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苏凉的妈妈苏心拿着扫把来到门口,男人满脸堆笑捡着碎片,不碍事,我来。周黎明冷冷的看着苏凉,眼神里带着三分讥诮。苏凉毫不畏惧的迎着他的目光,周黎明突然笑了一下。
 
        很久之后,苏凉问起周黎明当时为何笑时,周黎明宠溺的笑着说,笑你的倔强。苏凉白了周黎明一眼,周黎明将苏凉圈入怀中,笑你的倔强,更心疼你的倔强。
 
 
       part  2 。
 
       苏凉刚到家没多久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停在她家门前。仅仅几秒,脚步声就向楼上蔓延而去,接着开门,关门,尘埃落定。苏凉的心渐渐安定。
 
       苏心蓬头垢面的从卧室出来,吓了苏凉一跳。她无精打采的说,厨房里有剩饭,你饿了自己热。苏凉冲她落寞的背影淡淡说,周至远的老婆要回来了吧,所以你才被抛弃了?她的身体颤了一下,有些苍凉的向卧室走去。
 
       苏凉不是不后悔自己的刻薄的,可她的是对周至远以及他儿子周黎明的憎恨。这恨要从什么地方说起呢?这是种欲罢不能的恨意。这一对住在她们楼上的父子,像是她们母女一生绕不开的劫,总是阴魂不散的刺痛她们的命脉,最终在她们的生命里落地生根。
 
       十岁的苏凉像一颗顽强的小草,在没有爸爸的空间里,孤傲的生长着。她常常趴在窗台上看见周黎明和一个气质清冷的的女孩在一起。伙伴们都说那是周黎明的女朋友。苏凉心里的酸涩渐渐发酵膨胀。
 
       周黎明看苏凉的眼神是冰凉的。连带着他身边的女孩也是同样的眼神。这种睥睨众生的眼神惹得苏凉一阵恼火。苏凉脱了鞋,冲他们倨傲的背影砸去。鞋砸到了周黎明的脑袋,周黎明拾起地上的鞋子怒气冲天的问是谁砸的。苏凉若无其事的指着旁边的刘子笙。刘子笙慌忙摆手。周黎明扫了眼苏凉赤裸的脚丫轻描淡写的说,没人承认我可扔到臭水沟了?苏凉绽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好啊。
 
       于是周黎明真的将鞋扔到扔到臭水沟了。苏凉分明看见周黎明身边的女孩掩嘴笑了下,连带着锁骨上的一颗性感的小痣都跟着轻颤。苏凉忽然有种捡起地上的砖头拍向自己的脑袋一了百了的羞耻感。
 
 
      part  3 。
 
     后来,女孩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落单的周黎明只好和苏凉以及小区商店老板的儿子刘子笙成天混迹在一起。一晃就是几年。
 
     那时,刘子笙给苏凉写了封情书,苏凉看也没看就扔进了垃圾筒。后来这封情书就出现在班主任的手里,再后来又出现在苏心手里。苏凉不以为然,直到苏心重重的巴掌落到苏凉的脸上。苏心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你才多大点就学会谈恋爱了!苏凉捂着火辣的脸庞冷笑说,我怎么会喜欢一个写情书粗俗到你都能看懂的男生?苏心猝然呆住,在她还在慢慢消化这句话时,苏凉早已扬长而去。
 
     苏凉自豪的将这件事告诉周黎明时,周黎明好看的眉毛拧在了一起。苏凉眉飞色舞的说,你不知道我妈当时的表情有多傻...周黎明突然用力抱紧苏凉,苏凉立刻噤声,大气都不敢出的任由他抱着。从这个拥抱开始,苏凉逐渐了悟到周黎明口中所说的心疼。
 
     那时候的苏凉是周至远不排斥的。她一直想要很多很多爱,多到可以揉出汗液成骨血,来填补自身的空虚。她认为周至远父子是上天派来厚爱她们母女的,她一度对他们感激在心。她明白周至远对苏心的超乎寻常的关怀是沉淀着深厚的爱意的,她一直以为一切都不过是刚刚好。他们刚好住楼上楼下,他们刚好对彼此心心相牵。直到有天晚上。
 
     14岁的苏心隐约听见客厅里传来周至远的声音。他说,不是我不想和你结婚,你知道的,黎明那孩子脾气怪,我怕他...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苏心忽然开口说,这些年来你把我当作什么?周至远的声音里夹着真诚的味道,不知道的人以为是受到莫大委屈的人是他呢。他说,你是我的初恋,没有人能代替你。从你带着苏凉搬到这我就知道你是冲着我来的,苏心,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苏凉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天花板未曾装修的墙粉掉了一大块在地上,好像一大块溃烂的伤口。苏凉的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part  4 。
 
       周至远的老婆要回来了,所以周至远不愿娶苏心。小区的人七嘴八舌的传着,传着传着,便传到了远在千里上学的苏凉的耳朵里。
 
       彼时,周黎明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为了这些流言蜚语,周黎明专门跑到苏凉学校和苏凉解释。可惜,苏凉什么都听不进。14岁那年的苏凉就已经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惜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的预见能够引起多大的重视呢?苏凉从那时起对苏心少了许多刻薄,她只是从周至远的虚伪和拙劣的敷衍中深深体会到苏心的悲苦。
 
       一切昭然若揭。从那天起,苏凉跟周黎明的爱情就变成了一场无休止的抗衡,惟恐彻底输掉自己,总在遮掩,把内心的浓重墨彩反复雾化,呈现给他的只是一抹轻描淡写。她只是怕自己有一天像苏心一样,在一场拉锯战中输的体无完肤,却没有任何选择。甚至,要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和自己爱的人幸福着,而自己却要装做若无其事的将流年深埋,各自安好。
 
       于是,在放假之前,苏凉做了个决定。她向周黎明提出分手,并在分手的下一秒和刘子笙在一起了。
 
       刘子笙约苏凉下来看烟花的时候,苏心轻轻的对苏凉说,这一带的楼房都要拆迁了,我们要离开这了。要离开了吗?苏凉有些恍惚,终于要离开这个爱恨交织的地方了吗?
 
       见到苏凉,刘子笙显得很兴奋,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刺耳的轰鸣绽放在夜空,遮挡了刘子笙的话。所以传到苏凉耳朵的只有“你真的愿意和我...”。苏凉自欺欺人的想,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所以我们在一起了吗?没有。苏凉自问自答着。苏凉抬头,看见窗上映着一个苍凉的身影,看不清表情。
 
      
         part  5 。
 
       多少红尘深景,恍如隔世花影。
 
        15岁的苏凉从朋友那学来一个叫“二分之一”的游戏。她在两张一元钱均写上“如果有一天这张印有我名字的一元钱到了你的手里,请记得我在某个地方等着你”。苏凉将其中一张塞进自己的口袋,捏着另一张一元钱神气的对周黎明说,我要寻找我的另一半了。
 
        她拿着钱来到刘子笙家的商店买了两根阿尔卑斯棒棒糖,刘子笙捏着钱对着灯看,苏凉,你这写的什么意思啊?苏凉没有回答,她将棒棒糖装进口袋里。离开时,她听见周黎明对刘子笙说,给我换十块钱零钱,全要一块钱的...苏凉笑了,心里满满的甜。
 
       后来这张一元钱到了周黎明手里,周黎明晃着一元钱饶有兴趣的对苏凉说,说吧,等着我干嘛?苏凉拿出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放到他手里说,等你...给你糖吃。周黎明轻叹了口气,眼里掠过一抹落寞之色。苏凉忽然笑起来,她踮起脚,轻轻在周黎明脸上亲了一下。周黎明呆住了,苏凉眼中透着狡黠的光,你是我的了。
 
       为什么你带我走过最难忘的旅行,然后留下最痛的纪念品。苏凉脑中忽然跳出这句歌词。
 
       她的左眼聚满对他的爱,右眼却蓄着岁月里沉积的无法挑剔的恨意。
 
 
       
        part  6 。
 
        苏凉和刘子笙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碰见正在上楼的周黎明和一个女孩。苏凉的目光震惊的落到女孩脸上,这个女孩竟和苏凉有七分相似。疼痛顿时遍布全身,苏凉忽然恨起自己对周黎明的恶毒。苏凉从女孩身侧走过的时候,故意脚下一软,“啊”的一声倒在地上。周黎明立刻大惊失色的抱起苏凉,置女孩于不顾。苏凉伏在周黎明肩上对女孩露出胜利的微笑。
 
       当然,这都是苏凉自己的想象。事实上,他们已经和苏凉擦身而过了。苏凉定了定心,挽着刘子笙向楼下走去。苏凉,谢谢你。周黎明居高临下的对苏凉说。苏凉抬起头,周黎明笑的温暖如春,他看了一眼女孩对苏凉说,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失去了罗欢后这些年要怎么熬过来。
 
       空气嗽的一下冻成了冰。
 
       苏凉忽然明白,这世上,就有一种女子是这样的,她有很多很多的骄傲,就连同爱情,也在骄傲里成就与破败。这个女子,就是她自己。
 
       周黎明再次见苏凉时,苏凉坐在刘子笙的自行车后座上挥舞着围巾,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染尘埃的笑容。女孩站在周黎明的旁边,眼神忧郁的看着苏凉的背影,她的锁骨洁白无暇。
 
       周黎明悲伤的看着苏凉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呐喊。苏凉,我宁愿被你憎恨误解着深爱,也不要怀揣释然,终被时间浪掷,有朝一日终被你忘怀。
   
       苏凉!周黎明撕心裂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凉像没听见般仍旧挥舞着围巾。车走了很远,突然停了。周黎明看见,苏凉下了车,缓缓的在雪地里蹲下去,将头埋在手臂里,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起来。(完)
 
       
      文/他们叫我小妖精。:564002412


记不住、想不起,怎么改善记忆效果

看的慢、看不懂,如何提升阅读效率

返回首页 网站导航 电脑版
记忆力培训 快速阅读培训 右脑训练卡片
数字记忆卡 速读训练软件 快速记忆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