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髻子伤春懒更梳)》李清照宋词赏析

逍遥右脑  2019-02-23 15:30

【作品介绍】

  《浣溪沙·髻子伤春慵更梳》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作品。此词反映贵族女子的伤春情态。上片运用了由人及物、由近及远、情景相因的写法,深刻生动;下片通过富贵华侈生活的描写,含蓄地反衬伤春女子内心的凄楚。全词运用正面描写、反面衬托的手法,着意刻划女主人公孤寂的心情;寓伤春之情于景物描写之中,格高韵胜,风格清丽,富有诗的意境。 

【原文】

浣溪沙⑴

髻子伤春慵更梳⑵,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往月疏疏。

玉鸭熏炉闲瑞脑⑶,朱樱斗帐掩流苏⑷。遗犀还解辟寒无⑸?

【注释】

⑴浣溪沙:本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牌名。一作“浣溪纱”,又名“浣沙溪”、“小庭花”等。双调四十二字,平韵。南唐李煜有仄韵之作。

⑵慵:一作“懒”,《历代名媛诗词》作“恼”。

⑶玉鸭熏炉:玉制(或白瓷制)的点燃熏香的鸭形香炉。熏炉形状各式各样,有麒麟形、狮子形、鸭子形等;质料也有金、黄铜、黄铜、铁、玉、瓷等不同。瑞脑:一种香料名,一名“龙脑”,其香以龙脑木叶镏而成,通称片脑、冰片。《梦梁录》卷五:“自黄道撒瑞脑香而行”,又另条引诗:“黄道先扬瑞脑香”。“闲瑞脑”者,意谓不熏香。

⑷朱樱:帐子的颜色。斗帐:形如覆斗的帐子。流苏:排穗,指帐子下垂的穗儿,一般用五色羽毛或彩线盘结而成。今吴语谓之苏头,即须头,须亦音苏。古诗《孔雀东南飞》:“红罗覆斗帐,四角垂香囊。”温庭筠《偶游》:“红珠斗帐樱桃熟。”

⑸遗犀:犀,指犀牛的角。遗,应为“通”之误。通犀,通天犀,角上有一白缕直上到尖端,故名。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一:“心有灵犀一点通。”又《碧城三首》之一:“犀避尘埃玉避寒。”传说尚有其它灵异。《本草纲目》卷五十一,李时珍引《开天遗事》:“有避寒犀,其色如金,交趾所贡,冬月暖气袭人。”(见今本《开元天宝遗事》卷上)此句承上句“斗帐”来,把犀角悬挂在帐子上,所谓镇帏犀。意谓纵有灵奇之物,又岂能解心上的寒冷,用问句,只是虚拟。 

【赏析】

  此词以清丽的风格,寓伤春之情于景物描写之中,格高韵胜,富有诗的意境,可以“唐风”、“唐调”论之。

  词的起句,开门见山,点明伤春的题旨。《诗经·国风·卫风·伯兮》云:“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同这里的“髻子伤春懒更梳”说的是一个意思。其时词人盖结?未久,丈夫赵明诚负笈出游,丢下她空房独,寂寞无聊,以至连头发也懒得梳理。

  此词自第二句起至结句止,基本上遵循了写景宜显、写情宜隐这一创作原则。“晚风庭院落梅初”,是从近处落笔,点时间,写环境,寓感情。“落梅初”,既梅花开始飘落。深沉庭院,晚风料峭,梅残花落,境极凄凉,一种伤春情绪,已在环境的渲染中流露出来。“淡云”一句被誉为“清丽之句”(见陈廷焯《云韶集》)。词笔引向远方,写词人仰视天空,只见月亮从云缝中时出时没,洒下稀疏的月色。“来往”二字,状云气之飘浮,极为真切。“疏疏”二字为叠字,富于音韵之美,用以表现云缝中忽隐忽显的月光,也恰到好处。

  过片对仗工整,写室内之景。词人也许在庭院中立了多时,愁绪无法排遣,只得回到室内,而眼中所见,仍是凄清之境。“玉鸭熏炉闲瑞脑”,瑞脑香在宝鸭熏炉内燃尽而消歇了,故曰“闲”。词人在《醉花阴》中也写过“瑞脑消金兽。”这个“闲”字比“消”字用得好,因为它表现了室内的闲静气氛。此字看似寻常,却是从追琢中得来。词人冷漠的心情,本是隐藏在景物中,然而通过“闲”字这个小小窗口,便悄悄透露出来。“朱樱斗帐”,是指绣有樱桃花或樱桃果串的方顶小帐。红樱斗帐为流苏所掩,其境亦十分静谧。

  词的结句“通犀还解辟寒无”,辞意极为婉转,怨而不怒,符合中国古典美学”温柔敦厚”的要求,也显示了这位受到良好教养的大家闺秀的独特个性。“通犀”,即通天犀,是一种名贵的犀牛角,远方列为贡品。据《开元天宝遗事》卷上说,开元二年冬至日,交趾国进贡犀牛角一只,色黄似金,置于殿中,有暖气袭人,名曰辟寒犀。此处指一种首饰,当是犀梳或犀簪,尤以犀梳为近。结句如神龙掉尾,回应首句。词人因梳头而想到犀梳,因犀梳而想到辟寒。所谓“辟寒”,当指消除心境之凄冷。词人由于在晚风庭院中立了许久,回到室内又见香断床空,不免感到身心寒怯。此句,反映了她对正常爱情生活的追求。

  名家点评

  明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卷上:话头好。渊然。

  清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闺秀词惟清照最优,究苦无骨,存一篇尤清出者。

  清谭献《复堂词话》:易安居士独此篇有唐调,选家炉冶,遂标此奇。

  清陈世?(即陈廷焯)《云韶集》卷十:清丽之句(指“淡云”句);宛约(指“遗犀”句)。

  蔡厚示:伤春,不同于惜春。惜春是惋惜春天的消逝,如黄庭坚的《清平乐》:“春归何处?”和辛弃疾的《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伤春,则是由于春天的到来而伤感,如冯延巳(一作欧阳修)的《蝶恋花》:“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和此词……这首词写的是梅花始凋、乍暖还寒的早春时节;而不是梅子黄熟“一川烟雨、满城风絮”的夏季风光。俗话说得好:“一燕可以知春。”因此,当女主人公蓦见地下落梅数瓣,便立即敏锐地感到春神的脚步又降临了……整首词写得如泣,如诉,如怨,如慕。在表面平静的叙述中,蕴藏着极为丰富、复杂而又细腻的感情。末尾一句,更迸出了强烈的呼喊,发为直叩人心的诘问。(《李清照词鉴赏》,齐鲁书社1986年4月版)

  刘瑜《李清照词欣赏》:“瑞脑”,是一种熏香的名字。前面冠之以“闲”字,说明这种香料是放置熏炉里,没有点燃。“瑞脑”应该点燃而不点,这反映女主人打不起精神,对周围的事物都不感兴趣的百无聊赖的情态。平时女主人喜燃熏香,喜欢观赏景物,然而现在却一反常态,这说明女主人的心事沉重,思想活动的激烈……易安此词的内容和选材,与上基本相同,但我们却毫无重复之感,亦无觉因袭之嫌。这是因为作者不同。每人的心境不同,对相同事物的具体感受也不同。不同感受与基本相同的材料和不同的材料熔为一炉,因此形成了各自独具特色的意境。(民族出版社1997年4月出版)

【作者介绍】

  李清照(1084年3月13日—1155年5月12日),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章丘(今山东章丘)人。宋代(两宋之交)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李清照出生于书香门第,早期生活优裕,其父李格非藏书甚富,她小时候就在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打下文学基础。出嫁后与夫赵明诚共同致力于书画金石的搜集整理。金兵入据中原时,流寓南方,境遇孤苦。所作词,前期多写其悠闲生活,后期多悲叹身世,情调感伤。形式上善用白描手法,自辟途径,语言清丽。论词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文之法作词。能诗,留存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

  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词》,已散佚。后人有《漱玉词》辑本。今有《李清照集校注》。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小学生学习网”

上一篇:《蝶恋花》周邦彦词作鉴赏
下一篇:《木兰花慢?慢渔父词》刘克庄词作鉴赏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浣溪沙(髻子伤春懒更梳)》李清照宋词赏析】相关文章
【《浣溪沙(髻子伤春懒更梳)》李清照宋词赏析】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