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克将军的爱国故事

逍遥右脑  2018-11-27 20:51

  萧克(1907年7月14日?2008年10月24日),原名武毅,字子敬。乳名克忠,湖南嘉禾泮头小街田村人,黄埔军校四期毕业。下面是关于他的爱国故事,欢迎阅读:

  难得工作的机会,让我有缘结识了军中诸多的名将。当然多是“一面之交”,唯有和肖克上将,曾经是朝夕相陪过。

  肖克传奇的人生,品德、风度和别具特色的军中豪杰,深深留在我的记忆里。

  从年轮上说,肖克将军高我20多岁。在他参加南昌起义开创人民解放时,我才刚出生。红军我没有赶上,八路军赶了个后尾。解放战争中也没有能在同一个战场做过他的部下。只是“文化大革命”后期,阴差阳错,我从总政治部“阎王殿”里来到了军政大学,肖克结束了“劳改”也来到这所大学,任军政大学的校长,让我有机会与将军在红山口相识了。

  红山口,坐落在北京西北郊区,是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所在地。中国许多著名的将领,在这里读书、研讨和深造过。在这里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将校军官。军人们说红山口是将军的摇篮,百姓说红山口是藏龙卧虎的地方。第一任院长兼政委刘伯承元帅。“文革”开始“横扫牛鬼蛇神”混乱的时候,毛泽东听说有111所军校,不知伟大领袖是说玩笑,还是讲了句幽默话,“111必有妖”。林彪一伙心领神会,在60年代末期整编军队院校中,把红山口的高等军事学院、紫金山下的南京军事学院、北京西郊的政治院校、后勤学院撤消了,于1969年冬天筹办了一所军政大学。这所大学由总参谋长黄永胜兼任校长,张秀川任政委。简称为“军大”。军大才筹办一年多,“9?11”林彪出逃摔死蒙古的温都尔汗,军大的校长、政委也随着落 马。

  在重新整顿领导班子时,肖克来了。在没有见过肖克前,我就从历史著作中知道他非凡的经历。在我的想象中,他是一位威风凛凛、叱咤风云的战将。见面了,才知道他身个不高,讲话声音低调,见下级谈话总是在对方的名或者职务下加“同志”两字,让你感到亲切、平等。这位名将,自喻“教书匠”。

  肖克在文革中“流放”农场养猪,来军大是刚被启用的。他任军大校长,唐亮任政委。我从军大办公副主任,提升为主任。每天服务在肖、唐两位老将军身边。每天一个楼层办公,一个会议室开会,一个党支部生活,我还是他们所在支部的支部书记。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老上将中,肖克是名声显赫的一员。八一南昌起义、井冈山红军初创,他都是历史的见证和英勇的指挥官。美国著名作家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中有这样的记载:“在我离开保安之前发生了两件很有意思的事。10月9日甘肃来的无线电告诉我们,四方面军先遣部队在会宁同一军团的陈赓领导的第一师胜利会师。几天以后陈赓和一方面军所有重要将领都在甘肃同二、四方面军的领导人,其中包括朱德、徐向前、贺龙、张国焘、肖克等许多其他领导人,高兴地碰头了。”由此可以看出,在红军万里长征路上,肖克这名列红军最高级将领的前茅。

  在北伐战争的途中,武昌城下,不满20岁的肖 克就是叶挺铁军的一位指导员。在大革命失败后血雨风腥的日子,八一南昌起义有肖克;朱德、毛泽东会师队伍中和井冈山斗争时期,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中有肖克,他历任连长、营长、纵队参谋长、师长。25岁的他便成了红8军军长。27岁的他做了红6军团军团长、红军第二方面军副总指挥,成为总指挥贺龙的副将。抗日战争中,他任八路军120师副师长,是贺龙师长的副将,后为冀热辽军区司令员。在人民解放军向南中国大进军中,他任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第一参谋长。

  肖克来到红山口出任军大校长,是新官到任,又是旧地重游。新中国成立后的1952年,他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军训部长、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部长。军队的高等院校从校址到教学,他都参加了设定。正是如此,1958年反“教条主义”,他被当成了“教条主义大本营”的代理人之一,遭受批判之后,从此撤去军队的职务,到了农业部当了一名副部长。

  文革造成的人与人关系的疏远,大人物之间更是不敢往来。肖克来军大后,文革并未结束,正在清查林彪死党。肖克离开军界多年,又是“死老虎”,他和外界交往很少。我们看到他直接交往多的是朱德。他们从井冈山相识,可以说真是老友了。但肖当面背后都称呼总司令。年近90岁的朱德老元帅,两次来到过肖克的办公室。是看看新建立的军队最高学府,也是随便走动走动看望肖克来了。朱德元帅还在礼堂里接见了学员,虽然只是台上坐了几分,没有讲话,却使全校都为之振奋!文革之前的1959年,老帅就遭到来林彪一伙的攻击,什么“大军阀”、“黑司令”、“有野心”等等,文革中被撵出过北京。记得朱德来军大后,肖克给我们说:老总是我们的“红司令”。最近毛主席也说了:“朱毛,朱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朱在先嘛……”

  在北京西城区全国政协礼堂旁边,有一个不大的胡同里。胡同口有一个不出眼的大门,这里就是肖克将军的家。多少年来,他都住在这个并不宽敞、更不豪华的小院里。我在他身边工作时,常来常往,离开这位老首长后,再也没到过他的小院。20世纪年80年代春天,陪几位学者去访问他,才又走进了那陌生又熟悉的小院。

  在前院小客厅里刚落坐,未曾谈话,老将军像想到什么,招呼我走到书房。这里和从前一样,满屋子书架,桌子上堆放着笔墨纸砚。他喜欢书法,写得一手好字。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随手题下“张麟同志存念”并签上名,著上1989年4月。还向我说:书出来后没有见到过我。这话语,好像是说这书给我晚了,又像是责备我没有到过他这里。

  我翻开第一页,在肖克战争年代的一幅小照下,是一段简短的文字:肖克,当代军事家,军事教育家。湖南嘉禾人,1908年出生于书香门。曾就读于本县甲种简明习师范。自1926年投笔从戎,身经百战,递升为高级将领。全国解放后大部分时间主持军队的教育与训练工作,自谓”教书匠”。性格沉静,好读书,勤学习,善思索,写过一些诗作及抒情散文,主编《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等书。有儒将风,斯诺夫人称之 “中国军人的学者”。《浴血罗霄》之是作者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肖克《浴血罗霄》这部书的故事,像他的传奇人生一样,鲜为人知。谁会想到,他这部书,从写作开始到出版,经历了51个春秋。他起笔于1937年5月,地点是在甘肃镇原。抗日战争即将爆发。这时,他手边有本苏联小说《铁流》,看了又看,觉得中国革命应该写许多“铁流”一样的书!一天,走在黄土高原上,他追思灾深重的中华民族,颇有些心潮起伏意难平的感慨。他经历了北伐战争、南昌起义、井冈山、万里长征,特别是在井冈山,他跟朱德、毛泽东率领红军征战的岁月,常让他思念。晚上,他便从罗霄山脉“白茫茫、雾好重”开始写来。是随手写在一个粗糙的记事本上。当时,他身为红军高级将领,半年后成了八路军120师副将,再后他到了北平以西,开辟抗日根据地。战争年代军务繁忙,怎会让他有时间写作!但是,他没有把想写的罗霄山脉的故事丢开。日寇设在北平的航空学校,以肖克所在的区域为练习目标,几乎天天来轰炸或扫射,“一到防空袭,我就搬个小凳子,朝村外的山坡边上一坐,就开始写作了。”在战火中纷飞中,他断断续续写了两年多的时间,有了个初稿。他带着这个稿子,从东北战场,打到南中国;又从边疆带到北京。紧张的工作,只有休息时翻来看看,没有想到,1958年他受到批判时,不知怎么被人揭露出来,说肖克有本“黑材料”书,让他交山后,明明歌颂的是井冈山斗争,却颠倒黑白,随列入了“大毒草”。

  《浴血罗霄》这部书封面上,构画着线条简明的重重叠叠的高山,书名下方也是山,一队荷枪军人剪影的进行在山岗上,这也是作者的创造。

  如果说这是小说,倒像是肖克将军传奇人生的一个见证。又可以说是:奇人写了部奇书。hu耀邦也曾赋诗:寂寞沙场百战身世,青史盛留李广名。夜度将军罗肖曲,清香伴我到天明。


上一篇:福能刘佳勇:曾经的二B青年,现在的亿万富翁
下一篇:没有了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萧克将军的爱国故事】相关文章
【萧克将军的爱国故事】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