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欧阳修词作鉴赏

逍遥右脑  2018-07-24 14:21

【作品介绍】

  《南歌子·凤髻金泥带》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的词作。此词通过描写新娘子的举止神态,表现一对青年夫妇的新婚生活。上片写新娘上妆,为了博得夫婿的欢心,她细心打扮自己,还故意问眉毛画得是否合时;下片写新娘刺绣的情形,细腻地刻画了她对夫婿的依恋之情和撒娇之态。全词采用民间小词习见的口语和白描手法,塑造出女主人公活泼轻灵地形象,反映了夫妻情意之深厚。

【原文】

南歌子⑴

凤髻金泥带⑵,龙纹玉掌梳⑶。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⑷?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⑸,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⑹?

【注释】

⑴南歌子: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又名”南柯子“”风蝶令“。《金奁集》入“仙吕宫”,廿六字,三平韵。例用对句起。宋人多用同一格式重填一片,谓之“双调”。

⑵凤髻:状如凤凰的发型。金泥带:金色地彩带。

⑶龙纹玉掌梳:图案作龙形如掌大小的玉梳。

⑷画眉深浅入时无:语出唐朱庆馀《近试上张水部》:“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入时无:赶得上时兴式样么?时髦么?

⑸等闲:轻易,随便。

⑹怎生:怎样。书:写。

【白话译文】

  高耸的发髻似凤,泥金的发带闪光,刻有龙纹、形似手掌的玉梳,横插在发髻上。对镜仔细端详,挽着郎君亲昵问:“眉毛画得怎么样?”

  她的纤手摆弄着笔管,长时间依偎在郎君身上,才起身试着描画刺绣的花样,白白耽搁了绣花的时光,笑着问郎君:“应该怎样写‘鸳鸯’?”

【创作背景】

  此词为新嫁娘代言,当作于欧阳修早年。陈廷焯《词坛丛话》云:“欧阳公词,飞卿之流亚也。其香艳之作,大率皆年少时笔墨,亦非近、后人伪作也。但家数近小,未尽脱五代风味。”

【赏析】

  宋代曾?《乐府雅词》和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把欧阳修的一些香艳之词和鄙亵之语,想当然地归为“仇人无名子所为”,而近代陈廷焯对欧阳修这一类词的评价要显得中恳和客观得多。他说欧词风格迫近五代风味,这首《南歌子》便是最贴切的证明。花间词的古锦纹理、黯然异色,同样可以从这一类词中深深感受到。

  这首词以雅俗相间的语言、富有动态性和形象性描写,凸现出一个温柔华俏、娇憨活泼、纯洁可爱的新婚少妇形象,表现了她的音容笑貌、心理活动,以及她与爱侣之间的一往情深。上阕写新娘子精心梳妆的情形。起首二句,词人写其发饰之美,妙用名词,对仗精巧。次三句通过对女子连续性动作、神态和语言的简洁描述,表现新娘子娇羞 、爱美的情态 、心理以及她与郎君的两情依依、亲密无间。下阕写这位新嫁娘在写字绣花,虽系写实,然却富于情味。过片首句中的“久”字用得极工,非常准确地表现了她与丈夫形影不离的亲密关系。接下来一句中的“初”字与前句中的“久”字相对,表新娘在郎君怀里撒娇时间之长。结尾三句,写新娘耽于闺房之戏,与夫君亲热笑闹、相互依偎太久,以至于耽误了针线活 ,只好停下绣针 ,拿起彩笔,问丈夫“鸳鸯”二字怎样写。此三句活灵活现地表现出新娘子的娇憨及夫妻情笃的情景。笑问“鸳鸯”两字,流露出新娘与郎君永远相爱、情同鸳鸯的美好愿望。

  这首词在内容上重点描写新娘子在新郎面前的娇憨状态,在表现技巧上采用民间小词习见的白描和口语,活泼轻灵地塑造人物形象,读来令人耳目一新。

  明代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卷二曾用“前段态,后段情”来概括其结构特征。上阕以描写女子的装束和体态为主,下阕则叙写夫妇亲密的生活情趣。起句写少妇头饰,十字中涵盖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四种意象,彼此互相衬托,层层加码,雍容华贵之态即由头饰一端尽显无疑。这与温庭筠《菩萨蛮》词如“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常常通过头饰或头饰的变化暗喻人物心境,实是同出一辙,且绮丽有过。陈廷焯许之为“飞卿之流亚也”,或正当从此处细加体会。但欧公手笔当然不啻是模仿而已。温庭筠虽然也多写绮丽女子,但情感基调一般是凄苦伤痛的,所以表现的也是一种美丽的忧伤。说白了,温词中的女子多少有些因哀而“酷”的意味,它带给读者的感觉,也多少有些沉重。欧公借鉴了温词笔法,而情感基调则转而上扬。华贵女子的表情不再黯然,而是笑意盈盈。此观上阕之“笑相扶”和下阕之“笑问”可知。女子之温情可爱遂与其华丽头饰相得益彰,这是欧词明显区别于温词之处。欧、温之不同还可以从另一方面看出。温词中的女子表现更多的是凄婉的眼神与懒缓机械的动作,她的所思所想,只是露出一点端倪,让你费尽思量,却未必能洞察心底;而欧词则多写轻柔之动作和活泼之话语,其亮丽之心情,昭昭可感。如“走来窗下笑相扶”、“弄笔偎人久”之“相扶”、“偎人”的动作,都描写得极有神韵。而“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和“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两句,不仅问的内容充满柔情机趣,而且直把快乐心情从口中传出。这种轻灵直率都是温词所不具备的,即此可见欧词的独特风味。

  词中的女子是华丽温柔的,其动作和言语也不无性爱的意味,充满着挑逗性。拿它和柳永的《定风波》作一对比,其香艳程度明显是超过柳永了。然晏殊可以拿柳永的一句“闲拈针线伴伊坐”来作奚落的话头,而欧公的过甚之词却得到了宋人的百般维护,盖宋人评词也有以人废词的习气,带着有色眼镜,因而其客观性是大有疑问的。读者固然应对欧词对花间词的超越表示钦赏,但也不应忘了柳永所受到的无端冤楚。

名家点评

  明代沈际飞:“前段态,后段情,各尽,不得以荡目之。”(《草堂诗余别集》卷二)

  清代先著:公老成名德,而小词当行乃尔。(《词洁辑评》卷二)

  清代许昂霄:真觉娉娉袅袅。(《词综偶评》)

  清代谢章铤:纯写闺情,不独词格之卑,抑亦靡薄无味,可厌之甚也;然其中却有毫厘之辨。作情语,勿作绮语。绮语设为淫思,怀人心术;情语则热血所钟,缠绵悱恻。而即近知远,即微知著,其人一生大节,可于此得其端倪。“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出自欧阳文忠;“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出自范文正。是皆一代名德,慎勿谓曲子相公皆轻薄者。(《赌棋山庄词话》卷四)

【作者介绍】

  欧阳修(1007-1072),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吉州吉水(今属江西)人。天圣进士。官馆阁校勘,因直言论事贬知夷陵。庆历中任谏官,支持范仲淹,要求在政治上有所改良,被诬贬知滁州。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王安石推行新法时,对青苗法有所批评。谥文忠。主张文章应明道、致用,对宋初以来靡丽、险怪的文风表示不满,并积极培养后进,是北宋古文运动的领袖。散文说理畅达,抒情委婉,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风与其散文近似,语言流畅自然。其词婉丽,承袭南唐余风。曾与宋祁合修《新唐书》,并独撰《新五代史》。又喜收集金石文字,编为《集古录》,对宋代金石学颇有影响。有《欧阳文忠集》。更多古诗词赏析内容请关注“小学生学习网”

上一篇:《庆清朝慢?踏青》王观词作鉴赏
下一篇:赵师侠生平介绍

逍遥右脑在线培训课程推荐

【《南歌子》欧阳修词作鉴赏】相关文章
【《南歌子》欧阳修词作鉴赏】推荐文章